清洁用品综合采购服务商
酒店、物业、医院、连锁餐饮、企业单位、清洁服务行业等后勤物资一站式供应

133-8004-5478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详细内容

中国清洁用品发展史:从澡豆到胰子,我国古代用什么洗澡洗衣服

发布日期:2019年12月19日 星期四
肥皂与香(药)皂,是我们老百姓日常生活中经常用的清洁用品。相传,公元前207年的某一天,古埃及国王胡夫宴请宾客。这时,厨房里忙得热火朝天,真是忙中出错,一个粗心的小伙计不小心碰翻了一盆刚熬好的羊油,结果正好倒在在灶旁的炭灰里。小伙计吓坏了,赶紧赶忙将沾有羊油的炭灰捧到外面扔掉,以免被人发现。回来洗手的时候,他意外的发现自己的手居然洗得特别干净。这个偶然的发现,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一些人就用沾有油脂的炭灰制成饼块供客人洗漱之用,这可能就是肥皂的雏形了。不过据史料记载,最早的肥皂配方可能起源于西亚的美索不达米亚,早在公元前3000年美索布达米亚人就以楔形文字在黏土板上记载的肥皂做法。随后传到腓尼基、罗马等地。
中国清洁用品发展史1 - 副本.JPEG
公元70年左右,罗马人用羊油和草木灰制取块状肥皂获得成功,罗马人开始使用肥皂。后来这项技术传到英国,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下令建厂,在布里斯托尔建一座厂,用煮化的羊脂混以烧碱和白垩土来制造肥皂,世界上第一个肥皂厂在英国诞生了。尽管肥皂产量和质量都得到了大幅度提高,但价格却十分昂贵,一般百姓是买不起的。18世纪末法国化学家卢布兰用电解食盐方法制备烧碱,大大降低了肥皂成本,肥皂走入了寻常百姓家。

1.澡豆、皂荚和“洋皂”

我国古代虽然没有发明出确切的肥皂产品,但民间也有各种清洁皮肤的办法。我们的祖先很早已经知道利用自然界产物来洗涤织物和沐浴,并利用猪胰、皂荚以及中草药等制造出洗面、洗手的用品。 

早在三千多年前的周代,人们用洗米水来洗澡去污。不要小看没有科技含量的洗米水,据说这种方式不仅便宜、去污效果好,而且具有非常好的保健功能。现在这个古老的发明仍然被很多人使用。人们用布袋子装上一些淀粉、谷糠、麸皮之类的放在浴缸水龙头下,然后放入热水,放满一缸泡澡,可以治腰痛、手脚冰冷、冻疮皮肤、粗糙等疾病。

秦汉时期,人们就用皂角来洗衣物和头发了,当然还有草木灰、淘米水等。

在西晋时代,澡豆这种高档卫生用品出现了。当时人们嘲笑一个人土气,缺乏良好教养,不懂得上流社会的卫生习惯,往往就会说此人“不识澡豆”。说起澡豆还有个广为流传的故事。
中国清洁用品发展史2 - 副本.JPEG
故事发生在两晋时期的驸马爷王敦身上。话说王敦刚刚娶了公主做了驸马爷的时候,有一次上厕所,公主的婢女端来澡豆让他在净手时使用。结果驸马爷以为是炒面,倒在洗手的金盆里,当粥喝了。虽然只是个笑话,但是说明了澡豆这种当时的“肥皂”已经出现。魏晋时期正值中国历史上的“香料大发现”时代,各种西方的、南方的香料到达中原,于是人们将豆面与珍贵香料混合到一起,散发优雅的香气,制成了这种高级清洁品澡豆,因此澡豆的出现并不是偶然。

澡豆的出现,逐渐成为贵族士大夫阶层的男男女女不可或缺的生活用品,使用非常广泛。到了唐代,澡豆使用进入了鼎盛阶段。 

在唐代以前,澡豆的使用已经非常广泛,到了唐代,可以说进入了鼎盛阶段。

唐代名医孙思邈曾载:“面脂手膏,衣香澡豆,士人贵胜,皆是所要”,指出澡豆是人们的生活必需用品之一,在其所著的《千金方》中可以看出澡豆配方已经讲究到了异常奢侈的地步。比如其中的一款是以白豆屑作为主料,加入青木香、白檀香、甘松香、麝香、丁香五种香料让其芬芳怡人,同时还配有白朮、白殭蚕等多种被认为可以让皮肤白皙细腻的中草药,此外还有滋养润泽皮肤的鸡蛋清、猪胰等。盥洗时,用这种混合的香末擦在脸、手上,不仅去除污垢,而且有美容养颜效果,“十日内面白如雪,二十日如凝脂!”至今,仍然有很多老辈人还常常把肥皂叫做“香胰子”,正是因了这一缘故。 
中国清洁用品发展史3 - 副本.JPEG
澡豆出现后,人们又发现了皂荚。最晚在南朝萧齐时期,市场上已经有人专门出售皂荚。皂荚有十余个品种,有润滑爽利、消除垢腻以清洁皮肤的作用,因此为古代美容方中所常用。用皂荚洗衣服,衣服不会变色,不会收缩,纤维也不会受损和失去光泽,因此很多古人都用皂荚洗衣服。此外,用皂荚洗澡,还能去风湿、治皮廯,效果颇佳。此外,人们还发现一种叫肥珠子的植物,它的种子肥大、肉厚,主要分布在江浙一带,这就是后面的肥皂树。宋代庄季裕的《鸡肋篇》中介绍,浙中少皂荚,澡面浣衣皆用“肥珠子”。每到深秋,人们就将果荚采下,煮熟捣烂,加以香料、白面、拌和搓成丸,制成“肥皂”。除了肥皂、皂荚,《鸡肋编》还记载了南方女子用草木灰浸水洗沐去污。此外,还有猪苓,但是猪苓是富裕些的人才能用的,里面添加了香料,普通百姓就用皂角洗头发。
中国清洁用品发展史4 - 副本.JPEG
宋代我国出现了香皂。香皂的原料主要使用“皂角”(皂角树所结的果荚)和“肥皂(荚)”。相对而言,肥皂树所产荚果比皂荚更多油。南宋时期出现了用肥皂制造的成品香皂--“肥皂团”。 宋人周密《武林旧事》卷六《小经纪》记载了南宋京都临安有专门经营“肥皂团”的生意人。明人李时珍《本草纲目》中记录了“肥皂团”的制造方法:肥皂荚生高山中,树高大,叶如檀及皂荚叶,五六月开花,结荚三四寸,肥厚多肉,内有黑子数颗,大如指头,不正圆,中有白仁,可食。十月采荚,煮熟捣烂,和白面及诸香作丸,澡身面,去垢而腻润,胜于皂荚也。 

明清时代,有钱人家使用香皂是非常普遍的现象,如《金瓶梅》中提到洗脸时使用“茉莉花香皂”。《红楼梦》中也提到清晨盥洗之时使用“香皂”。不过这时候,古老的“澡豆”也并没有完全消失。明清时期民间对澡豆做了改进,将砂糖、猪油、猪胰、香料等成分按比例共混研磨,并加热压制成型,这就是“胰子”。这种胰子中的猪油被脂肪酵素部分地分解成了脂肪酸,进而被碳酸钠皂化成了真正的脂肪酸皂(现代肥皂的主要成分),可以说与现代肥皂相差只有一步之遥。清代宫廷中还出现一种根据中医学的理论精心的研制出一种独特的药用香皂,确切地说是药皂,又称为檀香皂。这种香皂深得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喜爱,不仅芳香而且还具有除垢、止痒、润肤、美容、养颜等功效。

肥皂进入中国的最早时间,比较可靠的记载见于1854年英商在上海所作的广告,这些肥皂是供应居住在上海的外国人使用的。而后,1860年上海的一些洋行开始批量进货,销往各地。 
中国清洁用品发展史5.JPEG

肥皂在西方还是刚刚兴起的奢侈品,但低档肥皂,已开始在中国的广州流行,对此,当时的广州商务报告这样评述:

现在,在每家中国商店里可以看到的另一种商品,就是肥皂。甚至在小摊子上,你都可以看到价钱较低的肥皂条。在这里肥皂应该有广大的市场,因为土货品质很坏。

广州是最早通商、消费水平很高的地区,但19世纪末人们依然把肥皂当作奢侈品来使用,中国其他地区可想而知。

1889年,广州口岸进口肥皂的数量是4365箱,价值2334英镑,对于广州这样一个辐射整个华南地区的通商大港口来说,进口这么点肥皂显然是少得可怜。同一年,一位在长江流域旅行的外国人看到,一条肥皂被切成32片在卖,普通人是抱着一种新奇的心理在尝试使用肥皂的。

到了1894年,全国进口了价值38万两白银的肥皂,1913年进口额增加到268万两。这个进口量说明,此时,中国普通市民对于肥皂已经不很陌生了。 

洋皂一经传入中国,迅速垄断了中国市场。在当时的上海,最早出售的肥皂有英商的“祥茂”“日光”“绍昌”等洋行。

1908年,德商创办固本皂厂;

1909年,日商创办瑞宝洋行;

1923年,英商又开设了中国肥皂有限公司……

自欧美肥皂行销中国后,遂无有皂荚者。
——黄苇、夏林根:《近代上海地区方志经济史料选辑》

这些外国制皂公司刺痛了国人的神经,一些有识之士开始尝试办起中国制皂厂,实现实业救国。近代西方工业制皂技术随着西方人的入侵传入中国。在外国香皂充斥中国市场的刺激下,中国民族制皂业的起步和发展。

2.中国皂:五洲固本皂、广生行上海皂

1903年,国人在天津创立造胰公司;1907年,在上海建立裕茂皂厂,这是中国开办的最早两家肥皂厂。

1903年,国人宋则久与归国化学家严范孙筹办天津造胰有限公司(天津香皂厂的前身)开始试制肥皂,次年试产成功。造胰厂生产出国产肥皂与严范孙是分不开的。

严范孙是日本高等工业学校优等生,学的是应用化学,属于当时非常稀缺的高端技术人才。严范孙毕业归国后即在公司担任造胰厂厂长兼技师,主持制造并亲自操作,不支薪水,不分红利,纯属义务,继而以股东身份被推举为董事,负责办理招股及扩充营业事项。造胰厂在严范孙的主持下研制出黑胰香皂--一种黑色洗面香皂。黑胰香皂质量上佳,销路日广,名誉日隆。这种采用国产原料生产的香胰子,品质精细,比起洋货来,堪称物美价廉,曾获直隶工艺总局所颁金奖,1908年由农工商部批准为专利产品。

民国时期,袁世凯也曾是造胰公司的大股东。这其中还有渊源。 

话说当年当袁世凯被载沣免职回河南老家养病的时候,严范孙特意到车站送行,袁世凯颇为感动。民国成立后袁世凯当大总统,曾两次邀请严范孙,但严范孙婉言拒绝。袁世凯算是个知恩图报的人。袁世凯赠给了严范孙十万元,严范孙不愿接受这样的回报,但又不敢不收,因此,便将这笔款子投入造胰公司,将巨款作为袁世凯几个儿子的股份参股分红。

这笔资金的注入使得造胰公司获得巨大发展。加上造胰公司产品的“天”字牌肥皂质量过硬,产品行销华北、西北、东北等地区,并先后获得美国巴拿马塞会金奖、意大利万国博览会金奖、中华国货展览会优等奖等国内外22项大奖。孙中山先生曾题匾额“工精货美”以褒奖该公司做出的成就,黄兴先生亦致函赞许该公司产品质量优异。 

1930年,在造胰公司成立25年之期,公司在《大公报》刊登抽奖活动,利用纪念活动促进商品销售,并宣称自五月二十一日至六月十五日,凡在该公司购货每满五角就可获得奖券一张,最高奖额达百元。可谓是别出心裁,八十年多前,我们的前辈们就已经娴熟的使用有奖促销的手段,让我们不能不赞叹我们先辈们的智慧。抗战时期,造胰公司遭到日货的排挤,产品销路日益萎缩,在日本人统治下只能惨淡经营。

1949年后,造胰公司在中央政府的关心和支持下采购设备扩大生产,1954年造胰公司开始进行公司合营,成为北方最重要的肥皂制造基地之一。 

1907年,华商董甫卿投资3000银元在上海建立裕茂皂厂,生产双喜、狮球牌洗衣皂,年产量达5000箱,是上海华商制皂的开山祖师。

一战时期,中国制皂业发展较快,诞生了像生产麒麟牌各种香皂的华丰香皂厂等一批民族制皂企业,并且逐渐打开国内市场。

五洲固本皂厂

民国初年,中国的制皂工业得到迅速发展。广州、汉口、青岛、大连等地都有一批著名企业,肥皂制造业的中心是上海。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中国人经营的五洲药房接办了原德国人创办的上海固本皂厂,中国新药业先驱项松茂于1921年建立了五洲固本皂厂,留用外国技术人员,锐意经营,大力改进质量,所生产的固本牌肥皂胜过了进口货。 

1925年,五洲固本皂厂又收买了中华兴记香皂厂,新增透明皂等多种产品,该厂遂成为国内最大的制皂厂。五洲厂的产品先后获得了美国旧金山世界博览会银奖和日本东京大正博览会三等奖。 

1928年,五洲拨出资金50万元另组银产公司(类似今天集团公司里的投资部门)附设于公司内,收支独立,自负盈亏。公司资本总额再增至150万元,职工由最初的30余人逐年递增至400余人。随着五洲业务的发展,项松茂打造了一个肥皂帝国,项本人也被誉为“肥皂大王”。

五洲的壮大严重威胁了当时上海滩的肥皂市场霸主英商祥茂肥皂(联合利华公司前身 )。双方在激烈的角逐中,五洲一举击败了联合利华,使五洲固本肥皂成为当时最负盛名的畅销产品,大涨国人热情。(80多年后,联合利华又重新将中国区总部设在上海,“力士”香皂又重新杀回了上海滩,成为新的畅销产品,而固本只能成为老上海人追忆的往事了) 

“九一八”事变后,项松茂担任上海抗日救国会委员,他在厂内组织义勇军,分发制服,自任营长,还聘请交通大学军事教官,每天下班后给厂内参加义勇军的职工进行一个小时的军事操练。淞沪抗战打响,他积极组织生产军用药品,为前线捐款捐物、输送药品。正是项松茂与五洲固本皂厂一贯抵制日货、抵制日本侵略的爱国行动激怒了日本侵略军,日军逮捕了五洲固本皂厂11名员工,项松茂认为要对同事和公司负责,有人劝其避避风头,他大义凛然道:“贪生怕死,算什么总经理!” 随后,他亲赴敌营要人,结果就此落入日军手里。两天后项松茂和他的11名员工一起被日军杀害。项松茂牺牲后,国民党政府褒扬项松茂“抗敌不屈,死事甚烈”,蒋介石题赠“精神不死”。

三四十年代,广生行在上海创立明星香水肥皂制造有限公司。 

广生行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家化妆品公司,堪称中国本土化妆品地道的先驱。公司最早可追溯至冯福田与友人于1895年在香港创立的广生行。1898年,冯福田在广东创立了广州“广生行”,并于1903年在上海成立发行所。旅美华侨梁楠采用西方技术,于1910年在上海开设广生行上海分工厂,生产双妹牌花露水、生发油、雪花膏、爽身粉等。30年代,广生行创办明星香水肥皂制造有限公司,其生产肥皂畅销国内。

1928年,仅上海一地就已有南阳、亨利、立大、隆茂、等32家皂厂,年产肥皂50~60万箱。除上海外,南京、杭州、重庆、沈阳、大连、武汉等城市都建立了一些肥皂厂,还有一些地区建立了手工业式的肥皂作坊,其产能也非常强大。国产香皂、肥皂品种繁多,物美价廉,诞生了美丽香皂、裕华硼酸浴皂、新华香皂等一批名牌,并走入寻常百姓家。 

有趣的是,制皂在当时的中国算是一种非常热门的行业,毛泽东年轻时就曾打算做一名肥皂专家。1936年,毛泽东对在陕北保安的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说:当时许多学校正在开办起来,它们利用报纸广告招新生。一个警政学校的广告引起了我的注意,于是去报名投考。但在考试以前,我看到一所制造肥皂的学校的广告,它不收学费,供给膳宿,还答应给些津贴。它说制造肥皂可以大大造福社会,富国利民。我当即改变了投考警校的念头,决定去做一个肥皂制造家。

抗战时期,中国制皂产业遭到沉重打击,国产肥皂生产能力大降。但是一些制皂企业仍然利用内迁、搬入租借等方式继续进行生产。

1938年,中国化学工业社方液仙向德国购进价值8~9万元甘油设备,大量制造剪刀牌洗衣皂。因质地优良,盛销市场。但剪刀牌与英商中国肥皂公司商标类同被诉诸法院,被迫将已经行销的剪刀牌改为箭刀牌。随着太平洋战争的爆发,国内主要制皂企业更是艰难度日。五洲固本肥皂厂、英商中国肥皂有限公司、美光火柴公司和中国化学工业社等主要日化企业被日军控制,生产萎缩,肥皂价格不断攀升。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的肥皂工业开始复苏。国民政府经济部派员接收了原中国肥皂公司(日伪期间改为中国肥皂厂)、济南兴华造胰厂(即日伪时期的华北第一工业制药株式会社济南工厂)等一批日伪肥皂企业,大大增强了我国肥皂生产能力。民族制皂企业纷纷迁回沿海地区,并制定扩张计划。如永新化学工业公司总部从重庆迁回上海,筹建了上海永星肥皂厂,出品星牌洗衣皂,在重庆的肥皂厂仍称为永新化学工业公司重庆分厂;原迁至吉安的南昌永安肥皂厂,迁回南昌,将吉安厂改为分厂,停办上饶分厂。原华商五洲固本药皂厂、中国化学工业社也都先后恢复生产。国内制皂业获得一定回复。同时,华商皂厂的生产技术日趋完善,传统英商生产的肥皂已失去优势。但中国肥皂工业在战乱的创伤中未及回复便再次遭到打击,频繁的战争、通货膨胀、市场萎靡,使得中国制皂业恢复仍然有限。1946年产量仅为抗日战争前的16.53%。

建国前,我国制皂工业仍然主要集中在上海、天津等少数大城市,当时的制皂中心上海有大小制皂厂48家,正常月产量10万箱。建国后,中国制皂业重新整合,组建了一批新的制皂企业,在今天我们仍然在生活中发现他们的身影。1958年著名的明星香水肥皂厂股份有限公司、香港广生行有限公司沪厂、中华协记化妆品厂、东方化学工业社以及欧治化学工业厂合并为上海明星家用化学品制造厂,这就是今天著名的上海家化。其品牌梦巴黎香水、超群露美化妆品,六神、美加净、雅霜和友谊等至今享誉市场;广生行这个中国近代最悠久的百年老厂广州厂改为广州牙膏厂,也就是今天的美晨集团,旗下拥有黑妹、七日香等品牌……
本文地址:https://www.khqj.com.cn/news/733.html

在线咨询

  • 姓名 *

  • 邮箱 *

  • 电话 *

  • 内容 *

Copyright © 广州康航酒店用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Tel:133-8004-5478 、020-84660586
广州市番禺区大龙街振兴南路21号(清河市场东门)